有私设,有ooc

随手瞎写的东西,答应给别人的产物

本来是要写花吐症的,谁知道扯到后面会变成什么样。

喜欢的话再好不过。

正文↓

“你信鬼吗。”

“不信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第一次知道鬼神之说时,就对此嗤之以鼻。

孩子嘛,小时候多多少少都惧怕一些事物,例如大人告诉他们那些故事里会吃掉坏小孩的幽灵,或者晚上把打架的孩子掳走的妖怪。然而叶修偏偏是个例外,这人吧,骨子里好像就有股倔强和傲气,不信人神鬼佛怪只信自己。所以每次大人们告诉他那些事的时候,他总是一边暗地里嘲笑一边摸出自己随身携带的PSP。

哪有什么怪力乱神,都是人自己给创造出来的罢了。所以啊,人还是要靠自身。叶修总是想着这句话,并且在往后的漫长人生中都一直坚信并用行动证明。

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离家出走,哪怕再苦再累也不愿回头。

叶修以为只有自己才明白这些道理,那时他洋洋得意的觉得自己与众人不同。于是带着点青春期的冲动和初生牛犊的胆量,他在一条他本来走不过去的路上走了一小段路,正是要捉襟见肘又有点自得的时候,他遇见了苏沐秋。

很多年后叶修回过头来看这段往事,只感叹他那时的中二妄想,以及与苏沐秋相见时网吧的汗臭味,却绝口不提这看似不经意的调侃下,那隐藏着的一点点小庆幸。

庆幸在那个夏天走进网吧,庆幸自己接受了稚嫩少年的邀请,庆幸命运,让他遇见了苏沐秋。

于是便像夏蝉越上那枝头清唱,夜莺找着那玫瑰绽放,叶修也死死的牢牢的抓着眼前这个人,不管经历了什么,他都绝不肯放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喂喂,今天的糖分摄取量已经超了!别妄想再买!”苏沐秋警惕地盯着眼前懒洋洋而看似无害的人。他从不会因为对方表露出来的气质而放松警戒,再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个家伙了。尤其是,苏沐秋听见他后糟牙发出的声响,在他已经被眼前少年连蒙带骗、哄得晕晕乎乎后,放松警惕让他多吃了三根糖。老天,超量的三根。真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喜欢吃糖!

然而现在这家伙只是含着嘴里的糖安静的走着,不再和他拌嘴吵架哄骗,仅仅偶尔懒散随意地踢一踢路边的石块。这令苏沐秋的心开始七上八下起来,理智告诉自己,这是因为眼前的人从没有安分之时,所以现在必须小心,否则他又开始打些鬼主意,但情感却使他控制不住的去偷看叶修的脸。

苏沐秋能听见从巷子外边传来的噪声,脚踩在路上的脚步声,石块的翻滚声,还有一种越来越急促的鼓动声。越来越急促,越来越急促,当他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心跳时,一同映入他脑海的还有一个丁字岔路口。他立刻条件反射的去够叶修的手,然后快步走过这一段路途。

快离开时苏沐秋没忍住,回头看了一眼岔路的另一条,依旧是满地的白玉兰花瓣,这种花在这时节的寥寥数十天内肆意的开着,不管不顾其余的一切。

好像有点东西从苏沐秋脑海里掠过,最后他还是被手上的触感给拉回思绪。一回神便瞧见一双下垂眼,那人带着点疑惑地望着他。不知怎的,他想,眼前这人竟跟白玉兰有些像。

说起来,白玉兰的花语是什么来着?苏沐秋茫然的想到。

啊,是了,纯净、高洁、芬芳、真挚,以及报恩。所以说叶修是来报他的恩了?这会他思绪还带着点自嘲的意味了。

不再乱想,他快步走到筒子楼下,娴熟的翻找着钥匙,拉着身后的人上楼。敲完自家的大门,听见妹妹清脆的应答后,有那么一瞬,苏沐秋想起无意间看过的一句话。

白玉兰还象征.........忠贞不渝的爱情。

下一秒,他给了自己妹妹一个大大的拥抱,然后笑着开始闲聊。就好像这样,他能掩藏刚才急促的像是要跳出嗓子眼里的那颗心脏,不是这姓苏名沐秋的人一样。

夏蝉鸣叫着,这是他和他妹妹苏沐橙,与那个在网吧捡到的小少年叶修,同居的第三年。

TBC

评论
热度(9)

璇舞,有主人士。
初叁叁死忠老缠粉。修修死忠老缠粉。
天雷:非叶受/叶黑/ky
注意:all叶纯食,中度cp洁癖,非叶受好走不送,ky和cp观不正的有多远走多远谢谢。黑粉死一户口本。
偏向于韩吴乐伞修。
咸鱼,废柴。偶尔心血来潮写点东西,风格及其多变。
没屁放了。